首页 服饰 美容 娱乐 情感 健康 美图 奢品 亲子 社会 美体 居家 美食 星座

电影

旗下栏目: 明星 音乐 电影 电视

不会被差评激怒,观众挑是好事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5-16 10:46:39
摘要:2017金马影展首度与新浪娱乐合作两场金马x新浪潮论坛,其中第一场论坛于11月22日在台北举办,以新导演为主题,邀请到前两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得主《路边野餐》导演毕赣、《一念无明》导演黄进,以及最佳创作短片作品《保全员之死》导演程伟豪担任嘉宾,金马影
2017金马影展首度与新浪娱乐合作两场“金马x新浪潮”论坛,其中第一场论坛于11月22日在台北举办,以“新导演”为主题,邀请到前两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得主——《路边野餐》导演毕赣、《一念无明》导演黄进,以及最佳创作短片作品《保全员之死》导演程伟豪担任嘉宾,金马影展现任执行长闻天祥担任主持人。三位分别来自两岸三地的新锐导演齐聚,从从业经历、长片处女作创作过程及遇到的种种问题等话题切入,共同探讨了新导演在当下面对的机遇和挑战。

  话题一:想成为电影导演,必须靠短片获得准入资格吗?

  毕赣:比起拍短片,不如先练好基本功

  黄进:短片可以带来执导长片的机会

  程伟豪:会拍短片不是成为电影导演的捷径

  论坛开始,主持人闻天祥首先指出,今天来到现场的三位导演都是从短片起步:“之前金马拍摄《10+10》,有几位很资深的导演突然跟我说‘拍短片好难’,他们有的之前从来没有拍过短片。这个时代不一样了,三位新导演跟传统大师不同,他们是先有了短片基础,然后直接获得了执导长片的机会。”闻天祥继而抛出问题:“执导短片对于长片创作而言,是进入产业的门票吗?”

  毕赣首先肯定了执导短片的意义:“短片需要很强的爆发力,不像长片可以组织一个恰当的结构去梳理,一分钟的时间里就要爆发全部的能量,同时短片也很容易暴露自己的问题。现在市面上大部分短片都叫片段,不具备正常短片的规格,如果你还拍不好一部短片,不如先做一些单镜头的练习,比如用手机拍一个片段就可以了,做成短片反而弄巧成拙。”毕赣认为,比起急功近利地想要完成一部短片、获得行业认可,不如好好打磨一个故事梗概、写一个完整的剧本更重要。

  黄进也认同短片起步对于一位导演的重要性:“短片是很重要的,毕竟很多人不能一毕业就有机会拍长片,短片真的很难拍,需要更准确地去做准备,因为手上资源不多。我是因为短片才开始获得香港电影界的关注,金马学院也是看过学员的短片才招募,把机会带到你的身上。《一念无明》也跟我之前拍短片有关系,虽然不是很直接的关系,但会一部一部积累下来。”

  然而程伟豪却表示,拍短片并不能成为做长片导演的一条捷径:“《保全员之死》其实已经是我的第三部短片,那时候自己的状态是接下来就可以进入长片领域,事实上短片是没有太大帮助的。尽管那部短片获得了奖项的肯定,但在筹资长片的时候,有的投资者直接说短片归短片,但长片的能力是不确定的。所以执导短片对我履历比较大的影响是,我知道了拍短片反而无法成为导演的一张名片。”

  话题二:长片导演处女作的艰难诞生

  毕赣、黄进:还没做好当导演的准备就“被迫上阵”

  程伟豪:不一定非要等到自己想拍的作品

  毕赣在成为一名导演之前差点去做爆破员,程伟豪并非《红衣小女孩》的第一导演人选,黄进第一部长片作品就请到余文乐和曾志伟主演,那么,三位新导演的处女作有怎样不为人知的诞生过程呢?

  毕赣坦言,其实当时他自己并不着急,打算回家工作一段时间,可是他的老师却去到他家里,跟他的妈妈说一定要他拍电影,甚至自掏腰包,让毕赣的妈妈很惊讶。毕赣跟老师说他打算三十岁拍电影,那时候心理素质会好一些,但老师说“三十岁你会丧气”,于是帮毕赣凑了几万块拍了《路边野餐》。毕赣刚刚杀青的新作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由汤唯、黄觉、张艾嘉等明星主演,规格已不可同日而语,但对毕赣来说,难关还是一样的,“每天一场戏,从早拍到晚,每个镜头都很难,难关我已经麻木了”。他透露挺过难关的秘诀是“每部作品都送给一个人,想到那个人就会就很有动力”。

  程伟豪讲述道:“拍《红衣小女孩》是因缘际会,我本来计划的是《目击者》是我人生中的第一部长片,但筹资非常困难,之前没有讲述人性黑暗面而票房成功的国产片。现在两岸三地很流行执行导演,在内地是副导演的意思,但在台湾很微妙,类似导演的工作,而要出头或上台的是比较有名气的导演。我就去做了几次执行导演,后面就去《红衣小女孩》做了执行导演。因为原本不是为他写的剧本,所以在导演和编剧沟通过程中有一些瓶颈,但新导演是可以去尝试这种电影的,不仅有类型片开拓意义,也可以有一些容错率。”他认为,新导演可以面临一个选择,是必须等到一个自己想要拍的项目,之前先拍拍广告之类,还是先接受一些自己并不一定愿意拍的电影。程伟豪倾向于大胆迈出第一步:“不一定要先等到合适的契机和卡司,第一部电影《红衣小女孩》的纯粹性我还是有体验到的,还是很有收获的。”

  黄进也承认,自己拍《一念无明》时并未做好心理准备:“我没有做好拍长片的准备,突然之间就开始了,是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逼出来的。但后来觉得,拍电影永远也不会准备好的。剧本我写了两年,其间最大的困难是自己的状态,拍只拍了16天,剪却花了差不多一年,怀疑自己判断力不客观,掉进了一个黑洞里面,经常是很lost的状态。”他还说:“拍电影的状态很重要,当你面对困难有没有疑惑,四年之后是不是依然爱自己的作品。所以要练习跟自己的作品保持距离,爱着它但还是要保持客观。”

  话题三:新导演如何获得其他主创的信任?

  黄进:如果这个故事只有你最懂,其他人就会尊重你

  程伟豪:我要演员不要明星,只聊角色不聊排场

  毕赣:非职业演员的关键是你了解他,明星就要变回普通人

  黄进在处理与演员关系的问题上率先发言,因其《一念无名》尽管是小成本文艺片,却有着一流明星卡司。黄进表示:“对于新导演,一起工作的人比你有经验是一定的。拍《一念无明》的时候,他们还是很尊重我的,原因可能是我们跟别的香港电影的题材、讲故事的方法还是不太一样,如果是拍商业片,他们可能自己已经掌握一百种方法了。我做了一年调研,有独特的讲故事的方法,他们会好奇我们怎么讲。”黄进进而霸气表示:“地球上最了解这个故事的人就是我和编剧,所以你们还是要问我。如果这个东西只有你才能拍出来,他们就会尊重你。”黄进还透露,《一念无明》的主演们没有要薪酬——尽管这部200万成本的电影在香港有了1700万尚且不错的票房成绩,希望这个成绩可以让演员们感受到一点欣慰。

  程伟豪拍的每部电影演员都入围了金马奖,甚至类型片也可以,他是怎么做到的?程伟豪揭示道:“拍每一部电影你是导演,你对于故事走向和想要的风格确实是你最了解。可能也是因为现在台湾的产业环境一般,这些演员们都回到演员的状态,这也是我选择他们的原因。我和他们见面,聊的都是对角色的想法,而不是要什么排场,像经纪人跟你讲条件。当双方都准备充分的时候,化学效应已经开始启动了。我很幸运,碰到一群演员本位,而不是明星本位的人来做演员。”

  毕赣的获奖处女作《路边野餐》皆由亲戚朋友主演,新片《地球最后的夜晚》却由一众明星主演,跨越可谓不小。毕赣分享了自己对于演员调度的心得:“非职业演员的关键不是这个人演得有多好,而是你有多了解他。他(《路边野餐》男主角)不怕镜头,经历丰富,我很了解他,他就是我的梁朝伟。”

  毕赣还爽快透露,“对待黄觉的办法是,我把他变成非职业演员,花半年时间,让他住到我外婆家去,一住就住了两个月,两个月以后才开始拍电影。跟张艾嘉是不断维持某种张力和默契,而汤唯像个朋友,我们可以敞开聊。”

  话题四:新导演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观众评价?

  程伟豪:对于商业片,普通观众的反应比专业评论更重要

  毕赣:电影和观众需要一定时间相互理解

  黄进:一定要了解观众,但不一定顺着他们的感受

  类似像新浪“V淘电影计划”以及各大打分网站、售票平台的网络评论逐渐生长,对导演的创作会不会产生影响?新导演要怎样面对大众“民主,但不见得公平”的评论声?

  程伟豪表示他“不会被差评激怒”:“评论会影响到我,但我觉得其实是蛮好的,因为我拍商业类型片,在戏院里跟观众互动还是很重要的。想要试图去跟大众沟通,一般观众的评论比专业评论更需要参考。它能让导演掌握更复杂的剧情,从剧本到影像怎样转变,会知道自己距离观众的期待有哪些不足。越纯粹的谩骂,越会让我纯粹地知道要不要停,好评差评都是观众的权利。在电影已经拍完、‘作者已死’的状态之下,只能回到观众立场听他们去讲,创作者不应该有很大的情绪。”

  毕赣也对观众打差评表达了理解:“我觉得挑骨头是好事,有评论说我第一部电影技术很粗糙,那这次我就不粗糙了。从学校拍作业开始,我的作品都会引起别人的争议,我很习惯看了我电影的同学分成两个阵营,还有人过了两三年给我打电话说,你某个短片我突然看懂了。做电影是时间的过程,电影跟观众的关系也是时间的过程。”毕赣同时也开玩笑说:“遇到骂脏话的,我也会怼回去的。”

责任编辑:admin
]
]
首页 | 服饰 | 美容 | 娱乐 | 情感 | 健康 | 美图 | 奢品 | 亲子 | 社会

版权所有 花花女性网 Copyright @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
郑重声明: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麻烦通知删除,谢谢!

电脑版 | 移动版